金沙游艺场9159-9159.com-金沙游艺场

来自 生活 2020-01-04 20:53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金沙游艺场9159-9159.com-金沙游艺场 > 生活 > 正文

到许村去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黄山

天都峰

发表于 2005-05-17 14:42

到许村去 许惠培 到歙县许村去。我说。 到许村去干什么?有人说。 那里的小溪很瘦很瘦,瘦得只有细细一脉,不堪一握。河中没有追逐的游鱼,没有五彩的漩涡,没有惊涛拍岸,没有扁舟卧波。甚至击不出一点雪浪,绣不出一处花流。 那里的山峰也不太高,虽说是黄山的余脉,却没有天都峰的巍峨,没有九华山的香火,没有参天的松柏,没有婀娜的杨柳。只有丛丛翠竹伴着清风明月在云雾中蹉跎。 那里的经济并不富裕,满街端的仍然有青菜加萝卜,褴褛的衣衫间或可见,不时还可看到一些饥容。除了稍有名气的甘蔗外,却很少见到像城市酒楼上的野味火锅。 到许村去干什么?又有人说。 时间在流逝,岁月在漂流。昔日的朱楼,红粉日渐消褪剥落;曾经风流一时的牌坊,已经灰暗腐朽。当人们的脚步轻轻的从一块石板迈向另一块石板,当嫩嫩的手指从一堵石墙拭到另一间门垛……心中会涌起什么?思贤?怅惘?抑或怀旧? 脚下,踩着古老的苔藓;肩边,历史的文明已悄悄擦过;手上,把过去繁荣的痕迹抚摩。有什么感触?是悲凉还是寂寞?是感慨还是放歌?走不尽的大街小巷,瞧不完的古屋和祠阁,还有典雅的高阳桥与大观楼,那曾经是许村人的骄傲和光荣,如今受着城市文明的冲击,也在岁月中缓缓萎缩。 “美人靠”也许还残存着许村的一点风流,那古色古香的曲栏上也曾斜倚过多少“名模”。穿着一身缟素,裙裾在风中飘悠。晃动的玉鐲在月光中闪烁,漂泊江湖的男人已不再回眸。纤纤素手撩拨着曲栏下的清波,倒映在水中的苗条身姿日见消瘦。知否,知否,应是眼枯背驼。高大威严的牌坊也不知压碎了多少妇女的人生美梦?如今月光下隐隐约约地似乎还可看见当年寡妇的影子在“美人靠”上婆娑。 ………… 尽管这样,我还是要说:有空去许村旅游旅游。 朋友,你在城市呆得太久太久,身心也许有些不堪折磨。你听不见黄鹂的叫声,你尝不到洁净的山水,你看不着飘逸的云朵。整日是嘈杂、吵闹、紧张、工作,难以避免的纷争,各种挑战的诱惑,许多烦恼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。然而许村会给你安慰,许村会给你解愁。绕过一块块碧绿的菜畦,越过鹭鸶翩翩飞过的平野田畴,薄薄的雾靄浮起来了,笼罩着烟树远楼。这时你可以倚在桥栏上,向西天凝眸:墨泼的文山武山衬托出轻柔的暝色,朦胧胧,密稠稠,那妙意只可梦中去捕捉。淡淡的一钩弦月挂在天边,在湛蓝的夜空洒下清凉的光波。月光下听流水的声音,听大观楼的铃铎;听鸡鸣狗吠,听倦牛的反刍。在这波光与夜籁的默契中,你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超脱。静谧的自然会卸下你过重的负荷,会让你烦燥的灵魂静得像佛。而且朴素的自然会让你不致把自己逼得那么高,心里像着了魔;也不致把自己弄得那么俗那么浊。亲切的泥土、葱茏的山野、清澈的泉水、简单的衣着,会使你的人生有所回落。你从此会活得轻松。 朋友,你看惯了霓虹灯、摩天大楼,但脖子很累很累,心中似乎有点困惑:这就是我们的全部生活?你不妨换换口味,去许村旅游旅游。那里迎接你的不是一片黄土高坡,也不是油腻腻的吆喝,而是一个有千年历史的村落。村中身姿各异的大小石桥,横跨在通衢和村口,淙淙的小溪上,拱形的、廊庙形的躯体为古老的村庄增添了几笔柔波。石桥下略高出水面的石板上,蹲着三三两两的浣衣女,嘻嘻哈哈,洗菜刷锅,露出洁白的牙齿,晃动着红酥酥圆活活的手。她们一边谈笑着,一边拨着水波,银铃般的笑声和甜甜的笑靥击荡着水面,漾出一圈圈小小的漩涡,惹得空中飞翔的鸟雀也飞上飞下地挑逗。翠绿的爬山虎亲昵地贴在圆形的桥孔上,再邀来一些墨绿的苔藓作伴,更加彰显了石桥历史的悠久。南朝的新安太守任昉,曾在这里垂钓;精忠报国的岳飞,曾率军从这里走过;举着起义圣旗的太平军,曾在这里住宿。岸边的民房是古旧的粉墙黛瓦,灰白的墙壁上隐隐露出徽州一绝——砖雕,典雅古朴,玲珑剔透。特别是秋雨敲打着鳞鳞千瓣鸳鸯瓦,由远而近,由小而大,雨水夹在一股细流中沿着瓦槽潺潺泻下,滴滴答答,答答滴滴,宛如古筝在演奏。这时如果你走在湿湿漉漉的石板上,迎面碰着一群村姑靓女打着绘有彩花的湖伞款款走来,看着那婀娜的身姿,那皓齿明眸,你眼前会突然一亮,一颗心像只小鹿在胸中乱抖。她们细嫩的肌肤出奇的白,仿佛吹口气都会震破。朋友,这样的地方难道不值得一游?待到她绝迹于尘世,你再对着梦境哭泣,那就迟啰! 朋友,你书刋、报纸读得太多太多,思想上有许多许多的锁。理论的云彩容易使人忘记真实的生活。多少年来,人们用“真理的原则”将人类善良的天性封锁。这样的后果是什么?去许村旅游旅游,也许那里的历史会帮你擦掉生活的尘埃,让你看清庐山真面目,悟出生活为什么起了又落。许村,曾有百名进士;许村,曾有千灶万丁;许村,曾有天堂之美誉;许村,曾有十大名绅的簪缨之族。许村,还有三代毕业于北大的书香门弟;许村,还有高士许由的后裔……“花因色娇遭蝶乱,鸟因声巧被笼罩”,文革的浩劫最终埋葬了这个富甲一方的村落,埋葬了文明,埋葬了繁荣。徽文化为什么一度败落,徽商为什么走进了胡同?有人说,山太多,与外界少有沟通,因此保守落后。我不禁疑惑:历史上的徽州不也是被大山包围吗?徽商为什么能突围开拓?徽文化为什么能自成一家气候?山,还是黄山;地,还是徽州。为什么古今如此差错?去许村走走,那里的“秦砖汉瓦”,那里倒塌的门楼会告诉你,什么才是文明的杀手。造反,不应该是人类本性的追求,也绝不是社会发展的灵丹妙药。动乱,只会制造灾祸。今日国家改革开放,人民团结和睦,许村终于有了盼头。但愿今天的钢筋水泥,不要再给这个历史文化名村钉上铁门加上锁,让那些折断了翅膀的鸽子能够回到家乡找到窝。 朋友,你披金戴银,太重太重,黄金梦总是难以摆脱。曹雪芹说得好:“世人都道神仙好,金银财宝忘不了。”潜藏在平凡身躯和布衣里的文明精神有谁愿意再去触摸?在城市里可以灯红酒绿,可以呑云吐雾。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过去吃了苦,今日为什么不享受?不过,这样的生活真好吗?我劝你去许村旅游旅游。许村洁净的空气,清凉的山水会让你乐以忘俗,会让你被物欲煎熬的灵魂得到解脱。喝水固然寡淡,却清纯爽口;喝咖啡固然浓烈,却容易麻木;喝酒固然豪放,却常常失控。粉面细腰,风情万种,也不知毁了多少英雄;酒楼轿车,舒适安逸,雄心必挫;山水清澈,一洗浮华,让人清醒认识到:人世间有谁能保住自己的家业万代千秋?金好?银好?还是命重?许村的水能唤醒人性,许村的水能唤醒我们对生命的尊重。远尘嚣,近自然,丢弃物资的征逐,找回自己,活得恬淡,洒脱。什么是幸福?幸福就是解脱。 胜境宜长留,山水能解忧。愿君早起程,人生几回游? 到许村去吧。到了那里,你会读懂自然,读懂历史,读懂生活,挣脱世俗的枷锁。 (此文刋登于《安徽日报》2005年1月14日《休闲周刋》)

本文由金沙游艺场9159-9159.com-金沙游艺场发布于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到许村去

关键词: